心情在平静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出现了低潮。难道自己真如远方亲人说的那样吗?一段时间之后,总会要心情不好。此刻有些后悔,自己昨晚做什么不好,干吗要去想什么双扣高手,什么传闻多,不是自己难为自己吗?,有些东西不适合去细想或者说有些东西不能再去翻开,唯有让记彻底忆尘封。想多了,反而越想越想不明白,只会让自己困惑,让自己情绪不受控制。
一个人能彻底了解另一个人吗?即使是自己身边最亲的人,怕是也不能吧。时间会改变,环境会改变。人也会随着时间与环境的改变而改变。想一直了解一个人除非那个人永远不变,只是这个世界上,不会改变的人并不多。人会变并没有错,能否适应这种改变看个人了,或者换一种思维去理解,感受可能就不同了吧。
记得有一个朋友曾经说过,为什么非要了解一个人呢?为什么非要了解呢?如果是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或者是一个自己并不在乎的人,会花那个时间去了解点点滴滴吗?答案是肯定的,不会。想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了解,答案其实也只有一个,只是这个答案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感觉本来是个无法说清楚的东西,勉强不来。一如曾经看到过这样一段话:“不要认为有欠感情的概念,感情方面没有欠不欠的概念,因为都是成年人了”。确实现实中的感情不存在欠与不欠,感情谈到欠与不欠的时候,其实这段感情已经结束了。
越写越难受的感觉,不想继续写下去了。找个人聊会天,心情可能会好一点吧。拿起电话,翻开手机通讯录,翻,翻,翻,发现没有一个号码是我可以打的。放下办公桌上的电话,靠在椅子上,心情一下子更糟糕了。这些年下来,自己的生活范围真的太小了,除了工作就是身边的家人与远方的亲人。二个要好的同事,再好终究也只是同事。在心情真的很糟糕的时候其实真的很希望自己有一个懂我心情的朋友,能听我唠叨下。
出了办公室,心情不好,不想回家,不想家人看到自己的不好的心情,只是不回家又能去那里。刚从空调房出来,太阳晒手上,火辣辣的痛。咖啡屋坐坐吧,好久没去咖啡屋了。车在经过名山路口的时候,突然不想去咖啡屋,让司机开去了名山。36度的高温下,都快11点了,来爬名山的只有我。今天来这里只是一种情绪上的发泄,不想让自己流泪,与其流泪不如让泪水化成汗水,一滴一滴落在台阶上。3800步台阶,35分钟爬上来的人并不太多吧,而我在烈日下,独自一人爬上来了。
爬到山顶手脚全在发抖,可能天气太热的缘故,有些虚脱吧。坐在山顶的凉亭,思绪还是有些乱,想给老妈一个电话。记得多年前在温州大街上给母亲的电话,让老妈整晚担心没有合眼。挂了拨出的电话,不想让老妈感觉到我不好的情绪。想想在家人面前自己从小就是个坚强也要强的人,从小到大没有让父母操过心。整个大家庭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我操心,我不应该这样子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人这辈子,谁没有个迷茫的时候,谁能不犯错呢,只是自己这些年无悔犯的错,也无愧于任何人。
有些感受并非不想跟身边的家人说,只是说也说不清楚,家人也不一定能真的理解,又何必让家人担心。远方的亲人再亲忙碌的工作现在也只是一个亮起的头像了,而自己需要的并不是一个为了工作在忙碌着亮起的图象,而是一个可以。。。。。。
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歌曲可以听,从头再来。人生的路,自己很清楚无法从头再来。酸甜苦辣的组合才是所谓的人生吧。选择适合自己的路并没有错,执著过后,终是了然,也只能是了然。。。。。